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教育上的阶层隔离英国是否会结束私立学校

教育上的阶层隔离英国是否会结束私立学校

发布时间:2019-10-23 14:03     来源: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官网

  “私立学校是帮助少数人囤积财富、权力和机会的地方。”几周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党人士的这番评论,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这个问题。私立学校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平均每年近万英镑的学费);私立学校在每个学生身上的花费至少是普通公立学校的三倍——巨大的资源缺口;私立学校构成了一个高效的服务行业,不仅几乎保证了进入顶尖大学,还提供了一个近乎无价的人脉网络——那里是权贵们共同获得人生辉煌奖项的快速通道。过去三年里,伊顿公学的两位老校长是最明显的象征。某种程度上,私立学校确实是囤积财富、权力和机会的推动者。简而言之,私立学校的存在是对任何兼收并蓄或公平公正社会概念的侮辱。

  在今年2月出版的《特权的引擎》(EnginesofPrivilege)一书中,我们(系书籍和本文作者)就提出了这样的观点,而这本书在很多方面,都源自多年来我们对政治上普遍存在惰性的失望。我们不指望7个月后英国工党会在其会议上投票表决将私立学校纳入公立学校。伊顿公学的校长西蒙·亨德森(SimonHenderson)近日在批评工党时承认,公众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正在发生转变,私立教育未来还将面临一场战斗。

  在反脱欧(non-Brexit)议程甚嚣尘上的现在,讨论私立学校的问题反而是一个好时机。为什么在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里,英国取得的进步如此微不足道?而在很多方面,这都是一个非常英国的问题——西方社会其他国家并没有如此根深蒂固的私立学校影响。历史上曾有的三个潜在转折点,都未能带来真正的改变:前英国保守党教育部长拉布·巴特勒(RabButler)在战争期间巧妙地确保了私立学校的问题被排除在1944教育法令之外。二战后,前英国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ClementAttlee)对母校哈利伯瑞中学(Halieybury)的依恋之情又削弱了他对改革的热情。20世纪60年代,前英国首相哈罗德·威尔逊(HaroldWilson)领导的工党政府发起了一项关于公立学校的皇家委员会(该委员会的名字至今仍被荒谬地称为“公立学校”),到了1968年7月,该委员会的报告上却一无所获。然而,这份报告确实给《卫报》带来了一连串的信件。7月25日,《卫报》信笺版刊登了常驻漫画家阿布(Abu)的一幅袖珍漫画,漫画上是一个看起来很不自然的人在潦草地写着一封信,上面写着:“先生,关于您领导的公立学校系统对社会造成的分裂影响……”而这封信署的日期是2068年7月25日。

  现在距离2068年又近了一些,但我们依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但经历了40年的冷冻期后,情况又开始升温。梅丽莎·本恩(MelissaBenn)的《人生之课》(LifeLessons)、罗伯特·维凯克(RobertVerkaik)的《时髦男孩》(PoshBoys)以及我们自己的书都开始讨论这个问题。还有新成立的政治独立的网站兼智库:私立学校政策改革网(PSPR,我们是创始人之一),还有“反对私立学校劳工团体”也是充满活力的施压集团。当然,现在英国工党自己也投票赞成彻底的改革。然而,无论今秋及以后在政治上发生什么,作为社会,我们都不太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取得任何重大进展,除非明白了为何过去几十年我们从未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

  其中一些原因显而易见。尽管私立学校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关于英国社会为何种社会的问题,但在日常实践中,却往往被视为一个狭隘的教育问题。在任何时候,从教育部长或教育部的角度来看,93%的非私立学校的学生所面临的问题理所当然地是优先考虑的问题。但从历史上看,这里的关键人物是英国工党战后伟大的知识分子安东尼·克罗斯兰(AnthonyCrosland)。1956年,他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社会主义的未来》(TheFutureofSocialist)中断言:“我一直无法理解,为什么社会主义者如此痴迷于文法学校(英国公立学校中教学质量最为突出的学校——译注)的问题,而对私立学校更为明显的不公待遇却无动于衷。”然而,在上世纪60年代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安东尼·克罗斯兰把却把私立学校的问题搁置了起来。

  还有一个我们称之为“不同星球”的问题。在伦敦和英国东南部,以及爱丁堡、牛津和约克等富裕城市,私立学校可能人满为患,是人们没完没了担忧的话题。而在其他地方,在英国的大部分地区,私立学校更为罕见,不会影响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或者引起他们的注意。因此,地理位置同样重要,许多先进的私立学校,尤其是寄宿学校,都隐藏在乡村或半乡村——眼不见,心不念。

  同样无益的是,绝大多数公立学校的校长似乎极不愿意在关于私立学校问题上公开表态。在《特权的引擎》出版后,我们曾与私立学校的校长公开会面,但没有什么比他们的那句话更令人恼火的了:“我们没有听到公立学校抱怨我们。他们抱怨的是缺乏政府的教育资金。”但无可否认,这也是“反对私立学校劳工团体”的支持者、公立学校的教师霍莉·里格比(HollyRigby)指出的私立学校特权的消极影响。但总的来说,私立学校的领导者说的也没错:公立学校的领导者仍然是不会吠叫的狗。是因为他们不想被认为太过政治化吗?或者是因为认可私立学校的特权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对公立学校体系的诋毁?再或者,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有许多别的事情要忙,还想在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做下去,而不想向其他地方投去毫无成效的嫉妒之眼?然而,由于巨大的资源缺口,这些学校实际上是一只手绑在背后运作的,而受国家培训的教师从公立学校源源不断地流向私立学校,也对公立学校毫无裨益。

  考虑到私立学校行之有效的公关机制,情况尤甚。更广泛的经济利益,与公立学校的良好合作,众多对贫困儿童开放的奖学金,父母选择的神圣性,任何改革都会对“这个国家的教育系统”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私立学校委员会(IndependentSchoolsCouncil)和其他几乎不负责任的行业机构每天都在不停地叫嚣,就像我们在其它场合听到的那样,“它们的问题出在别处”,措辞老练而无耻。自不久前英国工党大会投票以来,他们的叫嚣已经演变成一场狂热,但与此同时,他们强大的盟友却在慢慢缩小阵地。

  然而,自从我们的书出版以来,我们发现在与私立学校领导的一些私人会谈中,他们出奇地愿意摆脱顽固的防守模式,开始建设性地讨论起教育行业如何真正做到声称要做的事情,即让他们的学校从社会排他性转向社会多样性。这些学校是否有财力通过一项大规模扩大的助学金计划,自行完成这一目标?还是说这样的计划必须依赖于国家的资金支持?这样一来,又涉及到是否应该由国家来决定哪些学生能获得这些奖学金名额,这样是否会减少私立学校的独立性管理?在所有这些问题上,他们比我们所想象的更为开明——即使他们还没有完全面对所有可能出现的问题。尽管在一个良好的社会中,在父母是否应该为孩子支付巨额教育费用,从而为孩子购买地位优势这一基本道德问题上,我们几乎察觉不到任何实质性变化。

  在大多数情况下,媒体并没有提供应有的帮助。在写书的时候,我们惊讶地发现,几乎完全没有关于私立学校主张和做法的详细调查。值得注意的是,反对私立学校改革的,并不是媒体,而是教育特别委员会(selectcommitteeoneducation)。2017年11月,该委员会被迫承认,尽管私立学校资助了多达三分之一的大学入学名额(远远不够透明),但仅有1%的名额得到了全额资助。值得怀疑的弄虚作假行为——无论是特殊的需求(购买更多的考试时间,出于某种原因,这种需求在私立学校似乎比在公立学校更为普遍),在考试上慷慨解难,还是最大化与顶尖大学的非正式接触——都特别适合进行调查。而媒体无疑对这一行业的发展负有懒惰的责任。英国《每日邮报》今年早些时候在一篇长达两页的文章中坚称:“私立教育不再是特权阶层的专利。”然而,对政府家庭资源和支出调查的分析明确表明,有孩子就读私立学校的中等收入家庭中,很少有家庭在假期和其他娱乐活动上的支出高于(而不是低于)有孩子就读公立学校的类似家庭。而唯一现实的结论就是,在很大程度上,他们能够大量利用非收入性家庭财产。

  政客们呢?从撒切尔夫人开始,追求更大程度的机会平等(而非结果平等)就被宣称是英国保守党信条的核心内容。然而,除了少数让人头疼的例外,尤其是异常摇摆不定的迈克尔·戈夫(MichaelGove),右翼政客们一直顽固地拒绝面对机会平等与蓬勃发展的付费行业之间的明显矛盾。今年夏天,当我们尝试询问一位同情我们的保守党后座议员,她是否能推荐一位同样同情我们的同事跟我们谈谈的时候,她只能说出一个名字。“他们都在私立学校教育自己的孩子”和“他们实际上并不关心机会平等”是我们与他人讨论这一问题时最常用的两种解释。但或许有一天,这些政客们会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并最终与要求自由与公平竞争的呼声作斗争。

  考虑到英国工党对于公平和包容更大的承诺,也许更大的责任应该落在工党政客的肩上。2014年,前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Brown)曾挖苦地对我们说:“在这个方面,你们遇到了一个难题。”——这也证明,甚至在新工党上台之前,工党就对私立学校问题的宿命论深信不疑。这项议题太复杂,太招人讨厌,太情绪化,总之太棘手了。尽管关于不公平的基本论点很简单,但这些年来,这一直都只是默认的假设,时至今日才开始有所改变。这项议题目前存在着很大的脆弱性,即任何接受过私立教育、或者更糟的是,被家长转入私立学校的工党政客都面临着伪善的指控。在我们看来,这样的政客普遍不喜欢私立教育,这与他们作为家长的决定不一致,应该免受伪善的指责,除非(显然现在还不是这样)他们正在积极地把选择权交给家长。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并没有明确的对错,却让左翼政客在这个问题上举步维艰。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9月23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还在兴高采烈地指责英国政府“虚伪得令人难以置信”,而这仅仅是他的开场白。

  这也让我们终于看到了左倾的读者和选民。有些人,像我们一样,即将接受私立教育,并不安地意识到我们因此而享有的优势。还有一些人曾经或现在是孩子上私立学校的家长,他们很可能更加不安地意识到价值观和实践之间的差距。然而,我们都必须活在现实世界中,父母总是会为他们的孩子做他们认为最好的选择,而不是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但是,与其假装这个问题不存在,不如让这些家长支持对现有的分配制度的改革,并朝着结束那令人讨厌的、极具破坏性的教育隔离制度的方向迈进——无论是戛然而止还是亦步亦趋,这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应该能够以一种超越个人层面的冷静与深思熟虑的方式来讨论私立学校的问题。简而言之,这场辩论亟需升级。虽然唐宁街10号的首相有些名不副实,但都应当给社会各阶层的孩子们一个教育公平的机会。

想了解2020国际学校招生动态?不容错过!12月1日,北京饭店国际会展中心,百所名校等你来挑!招生官现场咨询面试,还等什么,快扫码报名!


  • 波浪
  • 波浪